瘦小的陈运娇肩挑手拎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8-09 10:41    次浏览   

那时,山路只通到家对面的山脚,中间还隔着田。瘦小的陈运娇肩挑手拎,一趟趟走过田埂,把砖瓦运到屋前,和泥补墙,修好老屋,有了安身之所。

让春燕衔泥争归,47岁的农家妇女陈运娇花了三年时间;让半岭从无家到有家,这个心愿在她心里已经12年。

山里有些路段窄,会车、倒车困难,陈运娇车技不够精湛,下山前总要先问问村里哪家有车要上下山,以便错开山间会车。

山间雨后,老屋前的油菜花引来了蜜蜂。陈运娇新开的网店里红菇、笋干、蜂蜜供不应求。她计划着给山货注册一个商标,就用“山乡竹海”四个字。

精准扶贫、乡村振兴为陈运娇铺设了逐梦大道。去年9月从乡里到半岭的18公里山路贯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学她返乡创业。半岭一天比一天热闹了。

搜索

“房子修好了,没有产业住不长久。我这个年纪说年轻不年轻,说老也不老,还是可以干成点什么。”一如多数普通的村妇,陈运娇一张口就难为情,然而她脸上显露出的,恰是少有舞台的山里女人追逐梦想的羞赧:“养石蛙是我从小的梦想。”

养石蛙要挖塘。山路太窄,挖掘机开不进来,铁了心要干的陈运娇就用锄头挖;石蛙不能喂饲料,要种不打药的蔬菜……这些她都能咬牙应付。最难的是运料没有车不方便,她又决心学开车。年近5旬的农村妇女考驾照,这在驾校都成了新闻。

“不论走多远,他们都要回家。”一如梁上春燕,这个不再年轻的农村妇女用勤劳的双手和一股子韧劲、信心,终于变“无家”为“有家”。她最朴素的愿望就是:让丈夫和孩子们的乡愁,有安放之所。

客户端

一年过去,占地两亩的蛙场建好了。多次拜师学艺的她常半夜去看蛙,100多对种蛙、1000多只蛙苗在池里对唱。星天外,雨山前,听取蛙声一片。“再有两年就能产出,一斤能卖一百多元。”

那时,回村的路并不好走。从市区坐1个多小时车到乡里,再走15公里路到村部,从村部到半岭还有3公里泥泞狭窄的山路。

“那几年半岭多是往村外走的人,只有我在往回走。回去,就是为了重整有家。”

半年前,半岭通了网路。那个周末,丈夫回家连上wifi,把微信名从“半岭无家”改成了“半岭有家”。陈运娇笑了。

那时,院里的杂草能直接烧饭,门窗都朽了,屋顶的瓦也没了,抬头能看见天上的云。

“回乡下去,变无家为有家。”被“无家”两个字刺痛的陈运娇暗下决心。2016年儿女考上大学后,在城里陪读的她背上背包,打道回“村”。

起初反对她一个人回到半岭的丈夫心疼她,周末一有时间就从深圳回来帮忙,“这么多的活,你一个女人哪做得了!”这个笑起来习惯抿嘴的女人比谁都清楚,丈夫比任何人都盼望半岭有家。

专家提示:户外徒步前要制定科学合理计划意大利庞贝古城发现极罕见带阳台楼房100余件捷克画家穆夏作品在南京展出西安推出13条“升级版”人才新举措 设立高校毕业生“就业奖”原油铁矿石期货“引外客”助推金融市场开放——聚焦扩大开放系列述评之五南非悍匪当街爆破运钞车抢劫缅甸举办中国——东盟产品展览会联合国报告预计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增长超过3%梅根·马克尔:即将嫁入英国王室的“好莱坞公主”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频道

半岭是她丈夫的老家——江西瑞金市拔英乡邱坑村半岭村小组。父母去世、老屋坍塌,在深圳教书的丈夫因此黯然神伤,把微信名改成“半岭无家”。

稻田蛙声,竹林人家,衔泥燕子绕梁。梁下的女人走上吊脚楼,拨通丈夫的电话报喜:“母蛙产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