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得这样聚在一起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06 10:55    次浏览   

胡子敬:我希望老知青围棋赛能办成常规赛事

胡子敬:知青生活让我尝到人间最淳朴的爱

胡子敬:半夜偷挖霉豆饼 马不吃我们吃

胡子敬:千万基金救助老知青

孟泽:知青命运有点像过山车

主持人:我们看了下时间的延续,从1966年到1978年整整12年,就是一代人啊。聂老、胡总,我是一名70后,对知青的认识是因为家里面有一些长辈、父辈是知青。但是从我们70后个人对知青的了解呢,从我个人来说,我很小的时候有这么一个电视连续剧,非常有名,说的是上海知青的,叫《孽债》主题歌是李春波写的,李春波我们都知道,是著名的音乐人,他知青还写过另外一首,李春波对知青文化,因为我和他还比较熟,他写了一首著名的歌曲,叫做《小芳》,那其实就是当年那种知识分子下乡的那种感觉,一种情感的释放,我们对知青的感觉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然后聂老,您这边呢到黑龙江和嫩江平原这块,应该当年是苦寒之地啊,条件很艰苦,在我们的印象中知青生活是特别残酷的,您一定充满了感情,像胡总对知青的一些地方充满了感情,那肯定是有些地方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和回忆的,应该是有很快乐的一些事,请聂老和我们分享一下,当年的知青生活。

孟泽:质疑之前,我也给知青剧的女演员表白过

聂卫平:我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胡子敬:是农民省下粮食养活知青的

聂卫平:我很怀念老知青聚会

聂卫平:知青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而且当时可以这么说吧,知青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虽然有很多乐天派的人,比如像我这样的人,非常乐观的,有时候也觉得,前途很渺茫,不知道将来干什么,每天就是像人家说在修理地球,就是每天都干农活,也不知道将来自己真正,就是这辈子,谁也不愿意干一辈子农活啊,不知道自己前途在什么地方,曾经也非常彷徨,不知道怎么办好。那时候也年轻嘛,当时这些知青也都和我一样,生活在最底层,锻炼过很长时间,恰巧也就是这段时间,对我们所有的知青都是一种历练,凡是能挺过来的,没有堕落的,没有自暴自弃,还是能以一个正常人生活下来的,我认为后来都成为了中国社会的中坚骨干力量,对这个国家都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最初的老三届知青啊,实际上当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是我们中国社会的中流砥柱了,中间也有佼佼者,比如我们现在常说的习大大这样的,还有更好的作为,说明知青,那段时间,我认为对我们而言总的来说还是正能量的,对我们来说是一种磨练、历练,虽然每个人经历不同,像我们都受到过很残酷的待遇,甚至于极度绝望,可挺过来之后,我还是挺怀念那段知青生活,以至于我从农场出来后,我又回去过4、5趟,尤其是嫩江县,如果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我不可能回去那么多次,虽然以前那些干部对我不太理解,整过我很长一段时间,但我回去还是看望他们。所以这个知青,虽然我一直感觉整个知青这个大政策是不对的,不正确的,但是对我们这些知青还是有锻炼的,比如我本人,如果没有知青这方面的锻炼,那么可能我围棋方面的造诣比现在还要更差一点,因为那时候对我意志的磨练是太多,太好了。所以,这次我能到沅江来,参加围棋活动,我十分感谢胡总,我们也都是知青,我们能一起把知青重新聚集起来,让大家一起回忆往事,这件事太好了。我觉得,我们知青,很难得这样聚在一起,因为这样聚在一起本身就很敏感,不能让你们经常聚在一起,但是以围棋比赛的形式让大家聚在一起,对知青来说是一大善举啊,这太好了。

相关链接: